聽李老師講SDH會戰的故事

光纖在線編輯部  2019-12-02 15:36:13  文章來源:自我撰寫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嚴禁轉載.

導讀:李秉鈞老師是我國資深的數字通信專家和光通信專家,是真正的行業前輩。1964年從重慶大學電機系畢業后被分配到重慶郵電學院以及之后的郵電部郵電研究院九所,然后再隨九所并入成都的五所,一直到本世紀初退休,把一輩子奉獻給了當代中國的通信產業發展。

12/2/2019,李秉鈞老師是我國資深的數字通信專家和光通信專家,是真正的行業前輩。1964年從重慶大學電機系畢業后被分配到重慶郵電學院以及之后的郵電部郵電研究院九所,然后再隨九所并入成都的五所,一直到本世紀初退休,把一輩子奉獻給了當代中國的通信產業發展。


左一:光纖在線劉錚   右一:李秉鈞老師

   從1970年代加入九所的總體設計室開始,這幾十年的工作經歷里,李老師長年從事通信系統的總體設計,參與了我國第一套數字通信設備的研制,特別是在上世紀80年代90年代,其作為一線技術負責人,領導了當時五所和郵電部的155M/622M SDH設備研發,俗稱“SDH會戰”。可以說,那次會戰的結果,讓中國通信工業一下子進步了至少十年,也在某種程度上奠定了今天華為、中興崛起的基礎。由于產業管理體制的變化,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發生的那種企業大協作模式的“技術會戰”模式很可能是新中國通信工業史的絕唱,今后很難重現了。正因為如此,挖掘這段故事才更有意義。十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在五所工作的同學蔣鷹的幫助下,我們邀請年近八旬的李秉鈞老師于成都東郊塔子山公園的一個小茶館里給我們講講當年的故事。

   說起“SDH會戰”的故事,李老師說應該從1987年國家七五計劃(1986-1990)的科技項目招標事件說起。從1982年武漢的“八二工程”開始,光纖通信系統已經逐步在中國通信網絡中開始部署。當時34Mb/s三次群已經比較成熟,139Mb/s的四次群的設備正在接近成熟。很多年后,郵電部五所、武漢郵科院,電子34所以及北京華環等公司也幾乎能達到同等水平,于是國家開始準備部署研發565Mb/s的五次群PDH設備。在那之前,1985年,美國的Bellcore提出了光纖傳輸的SONET同步傳輸標準,后來在1988年被當時的CCITT 第13工作組確定為SDH標準。李老師說當年他在五所負責四次群設備的總體開發和電路設計工作,接觸到所里的一些從國外帶回來的SONET/SDH系統的資料。當李老師仔細研究這些資料后,覺得其所指的只是一個方向,因為PDH系統里面有許多很難徹底解決的問題。不僅如此,他還開始琢磨SDH系統該如何實現。基于多年的數字系統研究經驗,李老師認為:“SDH系統有難度,但是可以做。”他把自己的想法匯報給所里,所里就安排計劃由他負責研發。從那個時候開始,李老師就算與SDH結緣了。

   1987年1988年前后,五所與電子34所聯合投標,贏得國家五次群項目的招標。五所負責電路部分,34所負責光路。這個郵電部和電子部的組合很得當時的領導重視。李老師說,國家當時給這個項目撥款500萬人民幣,他們最后只用了不到120萬,其中大頭還是給了34所。就用這么一點錢,他們愣是搞了個大項目,可謂真應了那句:花最少的錢,辦最牛的事!

   雖然立項是PDH,李老師還是想做SDH。他們主動提出將攻關方向的PDH五次群改成了SDH的155M/622M系統。1989年下半年,就五所提出把項目改成SDH,郵電部組織一批專家開展討論。在北京郵電學院的一間會議室里,李老師和當時的五所一室主任鄔賀銓(1999年當選院士)堅持要做SDH,而武漢院那邊的專家則擔心步子邁得太大,而且擔心SDH可能只是短期的技術,最后是ATM一統天下。當時在傳輸所工作的白其章和韋樂平等專家贊同發展SDH,只是覺得太難。當時的背景是巴統禁止四次群以上設備出口中國。所以,如果說PDH五次群如果搞不出來,就會極大耽誤國內的通信網建設,更別說上到SDH了。各方爭執不下,主管這一工作的郵電部科技司總工錢宗玨(南京人)非常為難。他為此親自從北京跑到成都,來五所詢問李老師他們到底憑什么有信心做出SDH?于是李老師向錢宗玨詳細匯報了自己對發展SDH的思考和準備,包括電路實現方法,元器件準備等。正是這次來成都讓錢宗玨下定決心,同意項目方向調整、五所轉去開發SDH。

   有了上面的支持,并不等于項目就一帆風順。李老師回憶說,1992年的春節前最后的工作日,距離3月31日項目驗收最后期限不到一個月,設備都做出來了,測試情況也很好。但是,還是會出現突發性誤碼的個別情況。有人說,這只是科研項目, 24小時之內存在的突發誤碼平均計算誤碼率這樣的小問題不算什么。但是李老師和同事們不甘心,總想做出真正有實用價值的產品。春節假期最后一天,那天下午,李老師回憶道,自己待在實驗室里發呆,時任五所冉守亭所長來看望研究人員們詢問進展,李老師只能說還有問題沒有解決。直到二月下旬,李老師腦海里突然“飛來”的靈感真正解決了這個誤碼問題,做到了長期(連續的24小時)無誤碼,因此而成就了這個項目的圓滿收工。1992年3月下旬的一天,錢宗玨總工在項目驗收書上簽字,中國第一套SDH 155/622M 復接設備就此研發成功。

   這一項目的成功,讓五所徹底翻身,一躍成為國內光傳輸研發的領頭羊,也讓國內的運營商更加重視SDH系統,就連原本對中國禁運的歐美國家的很多企業都頻頻來走訪五所,尋求合作。但是接下來如何讓SDH產業化,五所開始并沒有明確的想法。當時和五所競爭的武漢院,先是開發成功了PDH五次群系統,接下來也開始做SDH。李老師記得當時是在郵電工業總公司擔任處長的高權斌找到五所,提出兩家合作開發的計劃,并向當時的郵電工業總公司領導做了匯報。很快,五所同意了這一計劃,和郵電工業總公司簽署了SDH聯合開發的合作計劃書。以五所為主,郵電工業總公司派出下屬重慶515廠,眉山505廠,廣州524廠,上海519廠的青年工程師們來五所工作。項目從1993年春節后正式開始運作,內設155組,622組,中繼組,網管組等幾個小組,第一年在五所,第二年第三年在重慶515,最多有九十多人參加,最少也有六七十人。李老師作為項目具體技術負責人一直在一線領導這個團隊工作。熊秉群、周澤和等領導經常督促檢查,鄔賀銓(已經是研究院總工)、高權斌經常一起具體研究會戰中的問題。

   為什么后來去重慶515?李老師說可以與生產廠及早銜接,515廠那時候的條件也比較好。去515,大家算出差,單位給的補助比較多。在前后近三年的研發中,李老師說所有研發人員都非常努力,人手一個氣墊床,常常晚上加班到賓館關門時間以后就在實驗室里和衣而臥。看到這一景象的供應商們往往感動不已。在合作研發的過程中,李老師和五所的工程師們對來自郵電部各廠的同事們都毫無保留地傳授技術。

   1996年元旦前最后一天,SDH會戰正式宣告結束。之前他們研發的12端SDH設備已經正式部署到成都西昌攀枝花工程中(一直運行到近年才逐步退出現網)。1997年,這一研究成果獲得郵電部科技進步獎。1998年又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更為重要的是,會戰造就了一批人。這個團隊里許多人因此成了后來國內SDH領域、光傳輸領域、行業標準起草等的權威。比如開發出華為第一套SDH設備的石宏強;中興的袁飛、李勝、鄔慶春;重慶的王昊;深圳的李濤;上海貝爾的汪先明、郄明川;成都的田寶成、錢志明、鄧莉等等都一直在業界頻頻出現。

   如何看待這次會戰的意義?李老師說至少讓中國光通信產業的進程向前邁進了十年。沒有這一會戰的成果,中國的運營商不會當時就SDH提上日程,外國的SDH設備也不會進入中國。那么就不會有后來的中國光網絡和互聯網大發展。會戰一結束,國外廠商的SDH設備價格立刻大幅下降。那時候剛參加工作不久的蔣鷹對此印象非常深刻。不僅如此,會戰還讓中國通信工業掌握了SDH系統的許多核心技術,尤其是芯片設計方面。會戰以后SDH的專用芯片的開發就接著開始了。更重要的是,會戰培養的人才養成的那種艱苦奮斗、科研報國的精神,不斷傳承和發揚到隨后一代代的通信人身上。

   向以李秉鈞老師為代表的參與會戰者和領導以及所有光通信人們致敬!
關鍵字: 李秉鈞 SDH 會戰
光纖在線

光纖在線公眾號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左方二維碼關注光纖在線官方微信

熱門搜索

熱門新聞

最新簡歷

  • 陳** 中山 技術/工藝設計工程師售前/售后技術服務工程師生產經理/主管
  • ** 全國 請選擇職位
  • 陳** 廣東 副總經理/副總裁生產經理/主管營運經理/主管
  • 劉** 深圳 研發/開發工程師
  • 桑** 南通 請選擇職位

展會速遞

微信掃描二維碼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福彩今天预测号码推荐号码推荐号码推荐号码